二律背反

【土池】哑巴

*真•深夜放毒

小池美波有个秘密。

她察觉的时候就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口。

所以秘密才成了秘密。

但是,她现在,有一点点想要假装不经意地暴露出来。

就在对方用调笑地语气一遍又一遍地重复“Justice”的时候,自己竟然听成了“好きです”。这只是个自作多情的误会,但发烫发红的脸颊一定出卖了自己。

"私も大好きです!"

她多希望对方敏感一点,明白这不是亲友间礼尚往来的玩笑。

但对方也许只是太狡猾了而已。

就在前天,对方和另一个女生悄无声息地就到了邻国进行“花嫁修行”。

就连这整件事都是朋友告诉她的。

小池突然有一种被置身事外的惆怅感,她想她不能输。

-“那我...

最欧的一次,纪念一下

退坑了

【理睡】Longing

*德谁背景,剧情有改动。
*黑化病娇向,阅读需谨慎。

The light of my life.
Th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

(我的生命之光,
    我的欲望之火,
    我的原罪,
    我的灵魂。)

放眼望去只有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一致的高度,和谐的颜色,整洁感扑面而来。并不宽敞的柏油路延伸在其中笔直地冲着前方,我已经不知道在这条路上骑了多久的自行车。可是,视线还是无法捕捉到任何要到达终点的迹象。我开始变得不安起来,一点点加快蹬踏板的速度,直到车轮发出嘎...

【土志友情向】相遇

不远处的海风缠着旗帜猎猎作响,夹杂在波浪翻滚声中敲击在被白雪覆盖的北国之地。

土生乘着今天的末班车来到了这里。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让衣着单薄的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显然出发前并未做足准备。前几天她从东京都出发,一路换乘新干线,在青森第一次坐了渡轮越过津轻海峡,经由札幌、小樽,终于在稚内转乘巴士来到了宗谷岬。其实土生并没有特别明确的目的地,她只是凭着本能向北走。

土生靠在纪念碑周围的护栏外围,出神地望着日复一日潮起潮涌的鄂霍次克海,与之遥相对应的便是俄罗斯的克里利昂角——这里已经是日本最北端了。

土生长久地望着海面,翻滚的浪花,盘旋的海鸥,意外地让连日来沉闷烦乱的心绪趋于平静。

“你也是一个人...

强行一小下下

模仿鸟叫的内田。嗯,很好。

某种意义上ksd桑可以说是非常主动了

沉迷ayks.jpg BGM: 東京   — —山崎あおい为什么内楠会这么冷门呢。。。同一学院的同级生毕业之后阴差阳错地成为同一事务所的前后辈,之后还被选入同一个偶像组合,这样的缘分!喜欢虐的还可以想想她们纷纷移籍的事啊【允悲】

世界上不会有比我更非的人了

日服470心+20机票
国服370心+10机票
没抽到一张妮可UR

唯一的UR是日服机票出来的果皇,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可能要成为果厨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

小前辈生日快乐

我永远爱你

抽不到ur肯定是因为爱不够⊙﹏⊙

对对对你家小海最棒了[二哈]

可能我缺内楠缺到只能用表情包来弥补了

请给我更多的ayks

内田小姐请注意你的形象

kssn内心:我不认识这个人

【妮海】Famous Blue Raincoat

这是一个ntr小真姬又虐海哥哥的故事

算是有h吧,毕竟写这文的初衷就是开妮海的车(划掉)

如果没有cp洁癖并且15周岁以上,请放心食用(反正出事我也不负责ˎ₍•ʚ•₎ˏ)

-----------分割线---------

"I hear that you're building your little house deep in the desert

You're living for nothing now

I hope you're keeping some kind of record ……"

低哑的男声从黑胶唱机里传来,园田海未翘着二郎腿斜卧在单人沙发里...

【海鸟篇】谁念西风独自凉 一


我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太久了,久到忘记了自己姓名,但我记得很多人的故事。

我经营着一家当铺,以此为生。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典当,从寻常的首饰物件到诗词字画再到家宅田地,我会给他们相应的钱币。但到极少数人为了这些找上门来,这世上太多钱解决不了的事情了。

有用寿命换名誉的,有用亲情换机遇的,有用爱情换才能的。我接受所有他们认为珍贵的东西作为抵押,但只有两条规则:一是我必须认为交换的双方价值相当。二是,不得反悔,不得赎回。

说是当铺,其实只是个交易的地方罢了。若事后反悔,便只能拿更珍重的东西来交换。但人们通常只知道现在这刻想要什么。此时最想要的可能下一秒就弃之如敝履,而上一刻不想要的,可能这一刻就...

【妮希/bgm系列】long lost pen pal·续

渣文笔
BE预警!
BE预警!
BE预警!

––––––––––––分割线––––––––––––

"就是这儿。"

妮可抬头仔细确定门牌号,握住信封的手紧了紧,长舒一口气后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人一头漂亮的紫色及腰长发,扎成低马尾垂在身后,祖母绿色的眸子温和亲切,让妮可莫名感到安心,眼角的皱纹满是岁月的痕迹。

"请问是东条希家吗?"妮可发觉自己的声音紧张到开始颤抖,希从来只用过这一个寄信地址,如果不是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方式能找到她。

"是,可是她已经走了,"那人顿了顿,语气悲凉:"不会再回来了。"...

【妮希/bgm系列】Long lost pen pal


久违的休息日,矢泽妮可难得有时间收拾这乱糟糟的房间,却不经意间看见了那个盒子。

普普通通的正方体,盒顶上粘着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矢泽妮可拍了拍盒上的灰,把盒盖拿开,里面一封封信件将她卷进回忆的漩涡。

矢泽妮可中学时期有过一个笔友。她们的相识完全出于机缘巧合。妮可那天心血来潮在放学必经的一条河里扔了个漂流瓶,纸上的话也简简单单:我叫矢泽妮可,今年14岁,我喜欢吃甜点,不喜欢辣的食物。你呢?我住在东京都千代田区秋叶原昌平路11号公寓525哦nico~ 希望能收到你的来信。

矢泽妮可把漂流瓶抛出去几天之后一直都在期待着回信。虽然她知道这可能性很小。她的漂流瓶可能被石壁撞破沉入河底,可能被清洁人...

我只是突然好奇阿海为什么讨厌碳酸饮料 然而相关搜索里 很好 百度很强👌

【妮姬】那天我所見到的西木野醫生(下)


"所以你把妮可叫到这里是要干什么啊?"平时集体练习的地方突然只有我和真姬两个人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呃…那个…"真姬支支吾吾了半天后像是下定决心的样子,双手背在身后,深深的鞠下躬的同时用豁出一切的语气喊着:"我喜欢妮可。"

那副仿佛要慷慨就义的严肃模样让我想起了昨天的海未。

昨天差不多这个时候,同样的地点,天边同样漂亮的夕阳,海未红着脸说:"我喜欢妮可。"

说实话妮可当时还是挺高兴的,毕竟隔三岔五收到学妹情书的园田海未同学向妮可我告白还是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妮可我的魅力。不愧是宇宙第一偶像大人~

不过高兴...

【妮姬】那天我所見到的西木野醫生(上)


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突然想起有份关于前几天转来的一位病人的检查报告要交给西木野医生,于是向她办公室走去。

可是她不在。

反正也没什么事,找找她好了,抱着这样想法我开始在医院到处晃悠。

西木野医生本名西木野真姬,院长的女儿,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整个护士站所有护士的梦中情人。没错,即使身为女性的她,帅气的外表和高冷的气质也足以让那些护士们为之倾倒。

嘛,当然也包括我。

我是在天台上找到她的。

她坐在地上,背靠防护栏,仰头灌着啤酒,猩红色的头发在微风中乱舞。周围满是被丢弃的啤酒罐。我很难想象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对任何事情不管不顾只专注于病人、手术的西木野医生会有这么颓废又...

【妮海】2人のストーリー

注:靈感來自某手書 可以說是將手書的內容轉化為了文字
ps:配合bgm《2人のストーリー》食用更佳

“危ないですから、黄色線の内側までお下がりください。”出了电车,我打开手机,刚好五点。准备收起来的时候收到了妮可发来的简讯:“出来买了点东西,就在街角的罗森店,你也快到了吧,我在门口等你,一起回家吧nico~”

“好的。”我微笑着收起手机继续往回家路上走去,工作一天的疲惫仿佛全都烟消云散。

果然在街角看到了妮可,她正用力地挥舞着右手企图让我看见她,发现我看向她的目光后便飞奔而来,就像小孩子一样。

“海未酱好慢哦。”她嘟着嘴却还是熟练地过来挽着我的胳膊。

我感觉到脸有点发烫。

羞耻心什...

【妮海】全宇宙的光都來自你的眼睛


园田海未喜欢矢泽妮可的眼睛。

从当初相识的16岁到如今相知的26岁,她始终沉溺于她的眼睛。

什么时候开始她才发现那双眼睛的与众不同呢?或者说,在自己眼里的与众不同。

在μ's成立不久的时候,妮可便和大家打成一片,经常带着穗乃果和凛胡闹,但碍于前辈的身份,加之两人交流甚少,海未也不好当面严厉地指责她,只是从此在她身上多留了个心眼。日复一日,海未发现自己竟已经习惯将自己的目光移到那位小前辈身上。但每次妮可往这边看来时她都会下意识地看向别处,仿佛做了什么心虚的事。

一次训练结束后天色尚早,于是海未在穗乃果的哀嚎中宣布为了迎接不久后到来的考试为穗乃果她们进行补习。凛由花阳和真姬负责,穗乃果由海...

重溫LL劇場版 發現海鳥同房 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一個南方人對於哈爾濱為什麼有這麼強的執念  去過了之後總感覺心裡放下了什麼 小時候的夢想真是單純

黑历史囤积地
© 二律背反 | Powered by LOFTER